“我在元宇宙里被摸胸算不算性骚扰?” 虚拟现实世界如何建立可靠的道德保
发表于2022-06-09 22:58:38
摘要: 原标题:我在元宇宙里被摸胸算不算性骚扰? 虚拟现实世界如何建立可靠的道德保障? 元宇宙不是最后一片净土,至少对女性来说不是。 在虚拟越来越趋

  原标题:“我在元宇宙里被摸胸算不算性骚扰?” 虚拟现实世界如何建立可靠的道德保障?

  元宇宙不是最后一片净土,至少对女性来说不是。

  在虚拟越来越趋近于真实的元宇宙世界,性骚扰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道德问题。

  在Facebook母公司Meta的Horizon Worlds平台上,一位女性心理治疗师曾遭遇性侵犯,并在论坛上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在加入不到60秒时,她就被三四个有男性声音的玩家进行了语言骚扰和性骚扰。他们“轮奸”了她的虚拟形象,还拍下了照片。当她试图逃跑时,男性形象对她大喊:“别假装你很抗拒了,去拍照吧!”

  “这是一场噩梦,我被吓得僵在原地,甚至来不及设置安全屏障”,她在文章中写道。

  01 VR性骚扰并不罕见

  事实上,这位女性的经历并不是个例。

  VR设备使人们在虚拟空间犹如身临其境时,我们的虚拟形象或头像也可能遭遇来自其他人的不当触摸和侵犯,造成一场VR性骚扰。

  在一家VR/AR战略研究机构——The Extended Mind——2018年的报告中,调查了600多名VR用户的社交体验,结果显示, 36%的男性和49%经常使用VR技术的女性经历过性骚扰。

  Meta开放了新的虚拟现实社交媒体平台Horizon Worlds之后,一名测试人员就报告了自己遭遇的骚扰。

  据Meta称,11月26日,她在Horizon Worlds上被一个陌生人猥亵,后来,她在Facebook上的Horizon Worlds测试组中发布了自己的经历。

  当然,Meta给出的回复表示,测试人员本可以使用“安全区”工具,该工具是Horizon Worlds安全功能的一部分。安全区其实是一个保护性气泡,用户在感觉受到威胁时可以激活,激活之后,其他人不可以触摸他们,也不能与之交谈或互动。

  而我们想问的是, 在不得不启动安全机制、失去与他人互动的权利之前,虚拟现实世界如何建立可靠的道德保障?

  在避免骚扰必须付出代价时,元宇宙世界的危险性就不能完全解除。

  The Extended Mind的受访者表示,自己遭遇骚扰的方式是“他或她蹲下来查看……然后立刻感受到另一个头像在我脸上‘推’”,其他情况包括从猥亵、性手势、色情信息到虚拟形象抓住、拍打和摸索自己的形象。

  一位VR游戏的玩家也曾发文表示,自己在一款VR游戏里遭遇了性侵害:“我在VR睡眠的时候被袭击了,或者说,遭遇了VR强奸。虽然没什么肉体上的伤害,但心理上仍然很难受。”

  2016年10月,游戏玩家Jordan Belamire在Medium上写了一封公开信,描述了在Quivr中被猥亵的经历,Quivr是一款玩家作为弓箭手射击僵尸的游戏。

  在游戏多人模式下,其他实时玩家会出现在你旁边。每个玩家的外观都由两只手、一个浮动头盔、一支弓组成,也就是说, 在声音之外,没有任何区分性别的特征。

  但正是声音让这位女玩家暴露了。游戏结束后,她在空地上闲逛,这时候,另一个玩家的头盔突然向她倾斜,他漂浮的手开始接触Jordan Belamire的胸部,在她胸前做了抓和捏的动作,甚至把手伸向她的虚拟胯部。

  这无疑是一场虚拟猥亵,但只有戴着VR设备的主人公才能切实地感受到不舒服——她在屏幕前观看的家人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另一场VR性骚扰发生在Meta旗下的echo-VR中,一位女性玩家被男性玩家骚扰称“已经录下她的声音以便自慰”。 然而,因为这一切都来不及让她反应,向游戏举报也很困难。

  02 虚拟性骚扰是性骚扰吗

  答案当然是:“是”。

  但由于VR环境的特殊性,你的虚拟形象受到攻击,身体却并没有受到事实上的伤害,这是争议所在。

  在国外,有许多学者和教授给出了答案。

  孟买精神病学会长Avinash D’Souza说:“VR性骚扰是另一种形式的性骚扰,因为虚拟形象是用户的延伸。”

  在VR环境下,头像或虚拟形象就代表你自己。如果有人试图在VR环境中进行不当触摸,那就是在间接针对你。

  俄亥俄州立大学研究VR的社会影响的副教授Jesse Fox说:“我认为人们应该记住, 性骚扰永远不止是身体上的。它可以是口头的,也可以是虚拟体验。”

  在性骚扰的定义中,从来就不止包括身体实际上受到伤害,当我们在互联网上收到骚扰性的评论或私信时,这当然构成了性骚扰。当环境变成VR平台时也不例外。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VR性骚扰由于身临其境的体验,更接近于真实,给玩家带来的伤害也更深。这是一种更严重的性骚扰。

  华盛顿大学研究线上骚扰的Katherine Cross说,当虚拟现实为你创造身临其境的真实感时,在这种环境中的恶毒行为自然也是真实的。

  归根结底,虚拟现实空间旨在诱骗用户相信自己处于其中,他们的每个身体动作都发生在3D环境中。这也是在VR空间里,人的情绪反应会更加强烈的原因。VR能够触发和现实中一样的神经系统和心理反应。

  而VR玩家受到的创伤有多大程度上会影响他们的现实生活,取决于他们的代入程度。

  如果用户认为他们创建的形象是理想中自我的完美体现,并将头像视为自己的延伸,在这种情况下遭遇性骚扰时,他们往往倾向于将感受转化为实际体验。这种创伤最终会回到现实世界。

  在Horizo n Worlds平台上遭遇性侵犯的女玩家也在自己的帖子里写道:身处VR环境使这种行为更加激烈,在我被侵犯时,旁边还有其他人的支持,这让我在广场感到被孤立。

  或许只要看看元宇宙的定义就明白了。

  如果我们将在数字世界中建立社会联系,并以数字方式生活一辈子,元宇宙的一切都将是现实生活的写照。包括令人不愉快的骚扰。

  03 我们能做些什么?

  提供VR平台的公司负有第一位的监管责任。

  例如,Meta的Horizon Worlds中有安全区装置,启动之后,玩家会得到一个保护性的气泡,其他人不能与其进行任何互动。用户在加入之前必须经过指引流程,该流程会教他们如何启动安全区。定期提醒也被加载到Horizon Worlds的屏幕和海报中。同时,Meta也设定了13岁的最低年龄,以限制青少年进入。

  但 访问工具的设置正是一项将责任转移到用户身上的举措,正如Meta发言人Kristina Milian所说,“如果他们不使用我们提供的所有功能,这从来都不是用户的错”。

  事实证明,13岁以上的限制也可能并非十分强硬,有玩家反映自己曾遇到许多听起来远远低于13岁的玩家。公司在技术上的努力仍然不够。

  在法律方面,有针对性的条款和规定尚未出现,但这不代表数字世界的犯罪不会得到惩罚。

  2012年,荷兰最高法院对在线多人游戏Runescape中数字护身符和剑被盗的案件做出了裁决,两名持刀抢劫的玩家被判处了现实世界的社区服务。法官表示,尽管被盗物品没有物质价值,但它们的价值来自获得这些物品的时间和精力。

  法律专家认为,如果元宇宙越来越重要,我们可能会越来越多地看到现实世界的法律框架适用于虚拟空间。

  伦敦布鲁内尔大学讲师Pin Lean Lau表示,尽管元宇宙中可能会出现一些新的法律挑战,例如关于“头像的法律人格或虚拟财产所有权以及这是否可能被用作贷款抵押品的问题......我们可能并不完全需要重新发明(法律条款)。”

  在制度之外,作为个人必须认识到VR性骚扰的事实存在,以及它的严重性,并适时地为受害者提供帮助。

  在Quivr中遭遇猥亵的女玩家,当时和姐姐、姐夫在一起,作为屏幕之外的人,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情况的严肃性,甚至觉得屏幕上两个人的行为是好笑的。这无形之中加重了当事人的心理创伤。

  也有网友为Horizon Worlds中受到侵犯的女性提出并不怎么善意的建议:“不要用女性头像”;“别傻了,这是假的”。

  这种出于无奈的自我保护论调,客观上帮助始作俑者逃脱责任,更不是一个道德性元宇宙的表现。

  现实状况是VR的感官越来越真实,我们不得不将性骚扰问题提到从前未有过的高度。

  Facebook去年11月宣布,他们正在开发一种触觉振动手套,以帮助模仿拿起物体的感觉;西班牙初创公司OWO创造了一种装有传感器的夹克,能让用户感受到游戏中的拥抱和枪声;日本科技公司H2L正在模拟元宇宙中的疼痛,包括小鸟啄你手臂的感觉。

  OWO的传感器外套

  而人们在面对面世界中的克制和礼仪也随之减弱,匿名的数字世界让人近乎咄咄逼人,因此,元宇宙世界的骚扰可能只多不少。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不干脆摘下设备,远离这一切?

  因为在VR世界还存在许多其他的美好体验。因噎废食而回归真实世界,不是我们期待的元宇宙未来。

  你在VR世界遭遇过骚扰吗?

投稿:lukejiwang@163.com
Copyright © 2002-2022 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