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不小但不好做 冰墩墩+周杰伦也救不了NFT
发表于2022-03-15 22:18:58
摘要: 原标题:生意不小但不好做 冰墩墩+周杰伦也救不了NFT 火了一年的NFT,2022年似乎还没有火过头。 近日,国际第三大运动品牌、德国上市公司彪马将名字改

  原标题:“生意”不小但不好做 冰墩墩+周杰伦也救不了NFT 

  火了一年的NFT,2022年似乎还没有火过头。

  近日,国际第三大运动品牌、德国上市公司彪马将名字改为“PUMA.eth”,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彪马将继续探索NFT世界。事实上,除了彪马之外,耐克、阿迪、安德玛、亚瑟士等运动品牌在更早的时间里就开始了对NFT的布局。

  前有林俊杰、周杰伦、陈冠希等大牌明星为其站台、打call,后有新华社、央视网等官媒及证监会法定媒体《上证报》,甚至包括国际奥委会都先后入局,再加上连运动品牌都来凑热闹,2022年数字藏品难道还处于加速发展期?

  搭上元宇宙、圈住年轻人,NFT的“加速发展期”还在继续

  周杰伦、林俊杰等明星加入其中,以及新华社、央视网等官媒以及国际奥委会入局以外,无一例外都在向外界肯定数字藏品确权与收藏价值,并强化了数字藏品信心。

  不过,在行业内缺乏严格的法律规定和条文限制,以及此前国内对于数字货币领域的交易有着诸多限制的背景下,这些组织和个人为何会抛弃保守的态度,踊跃的冲入这个“战场”?在《螳螂观察》看来不外乎以下三个原因:

  第一,NFT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是用于表示数字资产的唯一虚拟货币令牌,具有不可分割、不可代替、独一无二等特点。

  基于NFT的性质特点,一方面等于是提供了一种数据化的“钥匙”,不仅可以确保购买者的所有权和创作者的版权,也得以让购买者方便地进行转移和行权。另一方面,NFT去中心化的特点也大大增强了数据资产交易、流转的效率,加速了数字资产化的趋势。所以从技术的本质以及发展的未来来看,NFT都是大势所趋,这也是玩家们重金押注的原因之一。

  第二,后疫情时代,年轻人已经成为了各行各业都想把握住的消费群体。

  从乐信研究院此前对外发布的《后疫情时代年轻人消费趋势报告》,可以看出在中国这个庞大的消费市场中,超4亿“90后”、“00”后年轻人群是消费需求最旺盛的群体。

  ODin NFT平台创始人潘波就对外介绍,参与NFT交易的95后最多,其次是90-95年,接下来是80后,70后、00后极少,这是因为NFT满足了大部分年轻人追求特立独行、独一无二的心理,同时林俊杰、周杰伦和库里等明星也拥有很大一部分的年轻粉丝群体,受“明星效应”的影响,粉丝们也想去了解这个市场,拉近与偶像之间的距离。

  在这样的趋势下,对各行各业来说,NFT俨然正在成为接近年轻人的“媒介”。于是很多公司、品牌逐渐开始将NFT这一全新的形式加入公司产品的宣传。比如,奈雪在六周年活动时推出线上NFT数字艺术品,就被市场解读为“与时下最热门最潮流的话题相结合,进一步连接与迎合年轻人,打造品牌力”。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现阶段NFT还蕴含着极为可观的待挖掘潜力。

  据Nonfungible的数据显示,去年Q2,NFT市场交易额达7.54亿美元,同比增长3453%,环比增长48%。作为市场份额占比超90%的门户OpenSea,在今年年初完成的C轮融资中估值也已飙升至133亿美元。

  除了平台和市场规模像是拿到了“暴富剧本”以外,具体到某些产品同样是涨势惊人。

  举几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冬奥会期间,冰墩墩可以说是“顶流”一般的存在,原价200左右的玩偶,价格翻了十倍还一度出现“一墩难求”的局面。热度反馈到数字藏品上,据nWayPlay官方交易平台数据显示,限量500个的冰墩墩数字盲盒一上线便秒空,甚至在二次交易时还出现了大幅度的价格暴涨。

  又比如,2022年1月18日,周杰伦与好友合伙创办的潮牌宣布发售NFT项目——幻想熊,限量1万个,售价为0.26个以太坊。然而发售仅仅一周,就达到单个7.4ETH的高价,相当于114975人民币。

  既迎合了未来趋势,又贴近了年轻的消费群体,再加上还掌握了“财富密码”,NFT在2022年还将继续加速发展。不过,一码归一码,NFT行业内的风险究竟值不值得企业和个人冒险,还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生意”不小但不好做,企业和个人该如何摆脱“韭菜命运”?

  任何一样新鲜事物,如果其背后的机会大于风险,当然值得尝试,但如果风险明显高于机会,那么最好暂时还是抱持保守的观望态度。

  NFT市场通过前文的论述,很明显可以看出这个概念并非“空中楼阁”,确实有自己的可取之处,但也必须承认NFT这个“黄金屋”内同样危机四伏。

  首先,随着NFT一些产品的价格呈指数上涨,自然会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注意到。

  2月1日,一位NFT收藏大户larrylawliet.eth在社交媒体表示,其持有的多只Bored Ape Yacht Club、Mutant Ape Yacht Club以及Doodles NFT等系列价值不菲的NFT藏品被黑客盗取,这批失窃的NFT总价值约为人民币1079万元。

  事实上,这并非第一起失窃案例,1月10日,纽约艺术品藏家兼画廊主Todd Kramer曾发文寻求帮助,他有超过220万美元的NFT艺术品被盗,引发广泛关注。

  这些事件的发生大多都是因为用户因不当操作导致私钥泄露,或者是转移资产时填错地址而引发的风险。再加上NFT的背后是智能合约,其中所有的操作都是通过一行行的代码来执行,如果这些代码不完善,很容易被黑客钻空子。如此这般,难免会劝退一些有意向的个人。

  其次则是道德风险,一些企业意识到NFT的价值后,便开始以此为噱头,欺骗用户从而盈利。

  比如虚假的NFT网站,像MetaMask的一部分用户最近遇到要求用户私人钱包密钥或12字安全种子短语的虚假广告,另外一些诈骗者可能会冒充知名NFT平台发送虚假电子邮件给用户,声明有人要为用户的NFT出价,并要求用户点其中的内嵌按钮。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的不确定性,比如由于相关的政策法律尚未明确,所以NFT对这类信息极为敏感,去年5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严禁虚拟货币炒作。

  很快,加密货币的大盘便震荡下行。据悉,NFT赛道的整体销售额则从高点的1.76亿美元骤降至860万美元,暴跌了95%。所以,当相关的政策出台后,可以预见到行业将迎来怎样的动荡,对此,企业和个人也需要提前做好准备。

  在这样的风险包裹之中,企业和个人该如何顺利和安全的踏入NFT这个“黄金屋”?

  对个人而言,在探索NFT市场时,切忌不能抱有侥幸心理。

  NFT某种程度上和“刷单”很像,每一个下载刷单软件的用户,并非没有意识到这个骗局,而是觉得“我一定不是最后一个”,最后被成功割了韭菜。

  NFT市场里也一样,考虑到一些投机者的心态,一些操盘者在发布了作品后,就会让自己团队的人将其抢购一空,造成“供不应求”的假象,吸引了一部分想用“一杯奶茶买个未来”的用户购买再高价抛售。所以当用户不考虑收藏价值,而是想要“发一笔横财”的话,就一定要擦亮双眼,不能抱有“我不是最后一个接盘者”的侥幸心理。

  对企业而言,一方面,最好可以尽可能的联合优质项目,像知名艺术家和IP,提高用户对于这款NFT作品本身价值的认可度。

  比如去年3月11日,佳士得拍卖行以69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艺术家Mike Winkelmann的数字拼贴画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以作者的知名度和这个作品新颖的创作理念,这个价格是被市场认可的。

  再好比去年9月致敬KAWS系列盲盒在Gate.io NFT魔盒平台上线,每一批盲盒在上线两分钟内都被抢购一空,这与KAWS是高阶的玩家级潮流玩具有着较大的联系。

  另一方面,企业在NFT的基础上可以进行创新,比如此前的“NFT+盲盒”,原本“平平无奇”的NFT作品,被“盲盒”加持后带来的不确定性、惊喜感、以及衍生的收藏价值,实现“身价倍增”也就有迹可循了。

  以8月火币NFT平台发行的小黄鸭纪念盲盒为例,其分为三种类型卡牌收藏品,从低级到高级分别是N卡、SR卡和SSR卡。这款盲盒的官方售价为99元,但在实际的交易中SR卡售价达到5000元,上涨50倍。抽到的SSR卡牌售价为9666.66元,上涨近100倍。

  总而言之,明星、机构、企业前仆后继投身其中,电影、艺术、奢侈品行业也开始与NFT接轨,都在说明其本身的特质具有的价值和吸引力,但市场发展的早期并不只有美好的叙事,造作风险、道德风险以及不确定性将其紧紧包裹,背后的风险并不小于可能蕴藏的机会,在《螳螂观察》看来,在还未有制度出台,行业没有走上良性发展的道路之前,个人和企业都还需抱持着更为审慎的态度。

投稿:lukejiwang@163.com
Copyright © 2002-2022 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