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365天:元宇宙的罗生门 种种乱象打破了人们的幻想
发表于2022-03-12 17:27:21
摘要: 原标题:追风365天:元宇宙的罗生门 种种乱象打破了人们的幻想 前几天有朋友吐槽,说只要是还在用尼尔斯蒂芬森和他的《雪崩》当开头,然后给读者介

  原标题:追风365天:元宇宙的罗生门 种种乱象打破了人们的幻想

  前几天有朋友吐槽,说只要是还在用尼尔·斯蒂芬森和他的《雪崩》当开头,然后给读者介绍Metaverse和Avatar是什么的元宇宙文章,拿去查重都过不了关。

  这位朋友说他简直要患上“元宇宙PTSD”了,跟他有相似病状的,恐怕还有一帮投资人。“我每天都被元宇宙洗脑,脑壳疼。”一位投资人抱怨。

  对于不聚焦这个领域的投资人来说,天天看到元宇宙三个字,确实有些头疼。而那些聚焦相关领域的投资人,从去年三月开始跟人斗智斗勇到现在,早就炼就了金刚不坏之身。

  翻阅市面上所有的元宇宙相关文章、行研报告,几乎都明确表示出,去年三月Roblox上市,拉开了元宇宙投资热潮的序幕。

  “现在还看元宇宙项目吗?”

  整整一年过去了,当我把这个问题抛给那些去年活跃在各大元宇宙交流会议中的投资人后,有人直接表明已经不看了,剩下比较委婉的投资人则是熟练使用废话学回复:该看还得看。

  Roblox上市、字节收购Pico、Facebook更名Meta,元宇宙成为这一年来资本市场中最火爆的名词,但随后又经历了Roblox关闭中国服务区业务,与Facebook一同遭遇股价大跌,不仅媒体曝光率下降,也有投资人表示不看元宇宙项目了,市场上更是仅剩大厂和头部公司还在高举元宇宙的旗帜。

  尽管许多投资人喜欢拿Gartner技术曲线来解释这一年元宇宙的跌宕与起伏,但投资蒙钛奇依旧试图找到一个答案:元宇宙究竟是下一个互联网形态还是另一个典型的中国式风口?

  追风口的人

  2021年3月10日,一个普通的星期三夜晚,有不少人正在电脑面前等待纽交所传来新消息。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是第二天了,仍有一些游戏、科技媒体手里死死攥着一篇稿,没有推送当天的微信头条,因为一个名为 Roblox 的游戏创作平台将在这一天的最后一刻上市,大家都不想错过第一时间发稿的机会。所有人都达成了一种共识:Roblox就是元宇宙第一股,元宇宙真的火了。

  此前,Clubhouse的走红让资本看到社交领域的新机会,腾讯、网易等大厂相继投资Genvid、Imvu,为元宇宙的到来做足了铺垫,Roblox的上市则彻底引爆市场。

  Roblox官网

  元宇宙到底有多火?

  一位游戏媒体的同行告诉投资蒙钛奇,去年上半年Roblox上市前后,产品和新闻有一波小爆发,还有年底字节跳动、腾讯、百度扎堆推出自己的活动和产品,报道的多一些。翻阅公众号可以发现,去年在Facebook改名Meta后,11月共计发表了15篇元宇宙稿件,几乎以两天一篇的速率在更新。

  铺天盖地的宣传营造了元宇宙的“神话”,这些互联网信息疯狂碰触人们的大脑皮质,不断地告诉我们,元宇宙是眼下最应该去了解的概念。

  一位独立创业的游戏行业资深从业者在元宇宙最火的阶段里,前前后后见了不下50位投资人。据他回忆,要是不提元宇宙,有的投资人甚至会表现的有些不耐烦。

  正在抢风口的投资人恨不得把一小时掰成两小时用,要是项目不带元宇宙三个字,恐怕连坐下来喝完一杯咖啡的时间都显得格外漫长,在一部分投资人看来,那些含“元”量较低的项目,根本就不在趋势上。

  对创业者而言也有一些无奈,只有提到元宇宙可能会有投资人眼前一亮,要是说自己在做一个互联网项目,那基本上都没兴趣了,觉得没什么机会。

  如果去年热衷于参加一些元宇宙线下活动,你会发现接近一半都是投资人,一位投资人朋友Guy也没有免俗,在去年非常关注元宇宙。他表示,无论在哪个场合都能听到投资人相互之间讨论元宇宙,他们需要快速建立起自己的认知,大部分机构内部也会成立一个相关小组,去研究元宇宙到底是什么,应该如何布局。

  紧接着,人神鬼怪都陷入到元宇宙商标抢注的混战,不乏一些互联网大厂参与其中,例如腾讯的“王者元宇宙”、“QQ元宇宙”,米哈游的“米宇宙”以及完美世界的“完美元宇宙”等。

  当时身处漩涡中心的我们并未预料到,那些All In元宇宙的公司将遭遇市值滑铁卢。Meta不仅股价一日暴跌26.39%,市值蒸发超2510亿美元,旗下AR/VR部门Reality Labs亏损超过100亿。而被誉为“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则在发布财报之后,市值缩水约500亿美元。

  FOMO(Fear of missing out)恐怕是行业通病,害怕错过出现的新风口、新热点,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驱动了许多投资行为,尽管大家平时喜欢标榜非共识。

  乱象并行

  元宇宙凉了吗?看似骤凉,但实际上有迹可循。

  在概念迸发的第一个阶段,元宇宙可以说完全野蛮生长。灰色产业总是随新风口而来,例如一些不合规公司发行元宇宙虚拟空气币项目,以投资的名义各种集资,或以NFT买卖开展洗钱业务。还有利用元宇宙概念去做传销,形成一种层层分销、以“元宇宙信徒”为渠道的分销模式。

  海外最热门的元宇宙平台之一,Decentraland还上线了赌场业务。当然了,这些属于极端案例,不过仍有一些合规但不靠谱的事情发生。

  投资人准确地意识到内容构建能力将会是元宇宙的核心竞争力,而创造内容的引擎则是最重要的工具。于是有人将实现中国引擎弯道超车的神话寄托在元宇宙身上。

  前文所提到的那位游戏老兵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给多少个投资人解释过,现阶段要做一个中国自己的元宇宙概念引擎是非常困难的,至少几百万行的代码不是说代替就能代替。

  在他看来投资人想趁这波元宇宙热度做出超过Unreal(虚幻引擎)、Unity 这样的引擎是不现实的,这些东西是需要依靠积累而水到渠成的。

  比如为什么一提到元宇宙,中国就能有这么多公司冲上来?实际上也跟我们国家云产业发展较好有关系,腾讯云、阿里云、华为,相互之间竞争激烈,谁都怕掉队,拼命去搞技术,所以对中国来说上云不是一件难事。反观其他上云都比较困难的国家,他们又怎么去谈元宇宙呢?把游戏做出来就不错了,大多数时候根本就不存在弯道。

  随后,大家迅速认清一个事实:元宇宙是有门槛的。

  简单将元宇宙拆分为五大投资板块,即硬件入口(AR/VR设备及操作系统)、后端基建(通信网络、算力算法)、底层架构(区块链、引擎、数字孪生)、人工智能(AIG数据处理与决策)、内容与场景(游戏、社交)。

  正是这些纷繁复杂的技术和内容所构成了元宇宙的完全体,眼下有实力继续大举进军元宇宙的几乎只剩大厂,例如最近米哈游推出元宇宙品牌HoYoverse、HTC解锁元宇宙平台Viverse、腾讯搭载虚幻引擎推出超级QQ秀。

  相比之下,初创公司有太多无法突破的技术和资源瓶颈了,天花板有限,这也导致元宇宙概念在VC中迅速遇冷。根据天眼查显示,2021年3月至12月,新成立且存续的元宇宙相关公司共计763家,平均每月76家。而截止目前,2022年平均每月仅成立27家公司。

  另外则是一些专注于某一元宇宙底层技术的公司也有不错的融资成绩,例如VR一体机品牌商Pico去年3月拿到基石资本、招商局资本等2.42亿B+轮融资;AR/MR设备研发商Nreal在去年拿到两笔融资,9月获得蔚来资本、云锋基金、洪泰基金1亿美元C轮融资;VR社交平台 Oasis在今年3月获得五源资本、绿洲资本、BAI资本1000万美元B轮融资。

  且不说元宇宙如何,如果这些有潜力的头部公司能够在未来成为新的大厂或大厂的核心供应商,那么就能享受到下一波技术红利。

  这也导致资本转向了更热门的细分赛道,比如虚拟人、游戏、VR/AR、社交。

  光源资本产业合伙人吴健表示,创作顶级交互内容的公司,未来将是元宇宙生态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头部竞争者中,游戏公司是重要参与者之一。

  同时游戏也是融合度、交互性最高的一个领域,Roblox 一直深耕海外社区,在欧美地区有大批坚实的基础用户,在国内外都开了元宇宙概念的先例。但由于受众不匹配、本地化做的一般,在同生态位没有形成完全代替,导致其在中国的表现不尽如人意。

  同样,微软在1月以687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也再一次印证了元宇宙以内容为核心的发展路径。对于早一批PC玩家来说,可能二十年前就在《魔兽世界》的开放世界里接触过元宇宙了。

  这也是为何外界认为米哈游、腾讯、网易在元宇宙必有一战。不过从去年8月开始,国内游戏版号缩紧,至今没有下放新游戏版号。甚至有消息称2022年都不会发新版号,尽管音数协游戏工委方面表示没有这样的消息,但对市场造成的恐慌还是客观存在的。

  去年五月,虚拟艺人AYAYI在小红书出道。随后虚拟人概念开始走红,一个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在抖音爆火,收获了864万的粉丝。柳夜熙背后是创壹科技,其创始人谢多盛此前在采访中表示,柳夜熙爆红50%是因为元宇宙的概念热度。

  柳夜熙官方微博

  AYAYI的第一条出道动态收获了10w+点赞,但苦于没有良好的商业变现模式,只能把天赋都点在带货属性上,这也导致点赞量逐渐变少,从以千为单位,到以百为单位,截止目前,AYAYI最新动态点赞量仅为42。柳夜熙的抖音里也总能看见 “get不到” 的评论,反而让元宇宙彻底沦为“烂大街”的概念。

  仿真度更高只是一种视觉体验升级,没有必要非得冠以元宇宙的名号。不过柳夜熙和AYAYI还算是行业良心,因风口投机催生出了一批外包的粗制滥造虚拟人,正在不断挑战行业的底线。甚至有的做一个生硬的换脸视频也能打上虚拟人、元宇宙的tag。

  就社交而言,更是没有现象级产品出现,当问及是否认可Soul为元宇宙社交平台时,有投资人表示,虽然自己和Soul的创始人还蛮熟的,但客观来说,Soul离现在我们所理解的元宇宙确实有一定差距,元宇宙应该有一些更颠覆性的交互方式在里面。

  至少,元宇宙的尽头不会是“你好,连麦睡觉吗?”

  VR/AR ,一个曾经充斥着炒作和泡沫的行业,正借助元宇宙的风口秽土转生。

  Facebook(现已更名为Meta)于2020年9月推出VR一体机Oculus Quest 2,耗时一年多时间销量才突破1000万台。设备销量少,自然开发者也不愿意在开发VR高品质应用上花功夫。例如Steam上被称为VR神作的《半条命:Alyx》,2020年3月上线至今销量显示在200-500万之间,有玩家认为,如果不上VR销量早就破千万了。相较于最近上新的《艾尔登法环》在Steam首周就销量破千万,二者并不在一个量级上。

  另外,VR/AR相关政策和安全问题,至今没有得到完善的解决。在Meta旗下开放VR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中,一名女性用户表示上线60秒,其虚拟形象就遭到了3、4个男性虚拟形象的侵犯。

  元宇宙的罗生门

  种种乱象打破了人们的幻想,让元宇宙备受诟病,春晚一句“元宇宙里倒腾狗”更是吐槽出了新高度。

  Guy告诉投资蒙钛奇,从投资的角度来讲,投资元宇宙算是大家对未来的一次探索,很多投资人也清楚的意识到,投元宇宙大概率会失败,但没有人投资的话,我们所期望的很多项目它就很难出现了,因为好的想法也是钱烧出来的。尽管团队自己和投资人都不知道这个想法最终能不能落地成为受众群体广泛的产品。

  互联网创造过太多奇迹了,大家都在思考下一个奇迹会不会出现在元宇宙身上。无非就是说现在处于一个投票阶段,投票希望能看到哪类产品多出现一些。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一定会有非常多的公司死掉,最后就被算在试错成本里,再也无人提起。

  对于创业者来说,概念先于技术或许是没有意义的。正如吴健所说,引发下一代互联网的技术都潜藏于更早期的阶段中,并在一定的条件下跨过技术的“奇点”,引爆对下一代互联网的需求。

  在 Web1.0 和2.0时代,超大规模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对 PC 普及、光纤技术对联网的普及,都验证了在越过“奇点”之后技术和需求螺旋式的相互推动。

  只有把某一个技术领域做到极致,未来才能有意义地加入元宇宙,否则就是原地踏步。比如像虚幻引擎和Unity这样的公司,它们天然就是探索游戏以及下一代互联网形态时不可避开的一员,无论有没有元宇宙的概念,它们都能获得投资。

  对于一部分理想主义者来说,元宇宙作为资本向人们许诺未来乌托邦的一个具体呈现,恰好满足了他们对理想世界的想象。普通用户则希望能在元宇宙中感受到颠覆性社交体验,以高质量沉浸式内容来喂养人类的精神需求,至于这个互联网的巴别塔叫不叫元宇宙,真的无所谓。

  回到开头的问题,元宇宙究竟是下一个互联网形态还是另一个典型的中国式风口?面对滚滚而来的拥护和批判,我想大家心里都有自己的答案。

投稿:lukejiwang@163.com
Copyright © 2002-2022 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