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现实前沿:元宇宙 虚拟人To B赛道的照妖镜
发表于2022-02-13 21:25:47
摘要: 原标题:虚拟现实前沿:元宇宙 虚拟人To B赛道的照妖镜 过去的一年里,几乎全行业都在宣称与元宇宙发生了关系。 仅仅是号称元宇宙原住民的虚拟人,这

  原标题:虚拟现实前沿:元宇宙 虚拟人To B赛道的照妖镜 

  过去的一年里,几乎全行业都在宣称与元宇宙发生了关系。

  仅仅是号称元宇宙原住民的“虚拟人”,这个细分赛道就已经让天才激动,疯子癫狂。用一位行业人士的话来说就是,“早进入虚拟人行业比晚进入好,重金进入比轻描淡写进入好”。

  没有人不想抢占先机,新的玩家跑步入场,巨头公司纷至沓来,投资人宿夜难寐,普通人也开始戴着虚拟头套造梗狂欢,谁都不愿错过这个难得的新风口。虽然风吹猪能飞,但风吹泡沫也会碎。

  01 虚拟人对元宇宙意味着什么?

  如果把“虚拟人”和“元宇宙”两个概念独立开来,可能并不觉得二者有多么紧密的联系。

  因为在元宇宙概念诞生之前的三四十年里,虚拟人就已经遍布影视作品,但两者结合在一起,“虚拟人”这个曾经属于文娱行业的“极细分赛道”,忽然就乘风而上了。那虚拟人对元宇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一个共识是,虚拟数字人是元宇宙发展中不可或缺的因素。因为自然世界里,人是万物之灵,元宇宙世界里,虚拟人理所当然成为核心要素。小冰公司COO徐元春曾表示,人类未来的发展一定是和AI虚拟人共存的,未来我们的生活周围一定会有大量的虚拟人存在,而且数量可能是现有人口的10倍,“到那个时候,我们就不会去讨论它的商业模式。”而深耕虚拟人行业至少5年的中科深智CEO成维忠则指出,到2030年,虚拟人和真人将无法区分,而且我们的身边也将充斥着大量虚拟人。

  他们都认同的是,真实人类的虚拟化身和虚拟人,都是元宇宙的普通原住民,彼此在工作、生活和交互中产生新的情感连接和社会关系。

  而虚拟人被重视的另一原因,则在于元宇宙的发展是渐进式的。因为元宇宙不可能一夜之间进入《头号玩家》时代,但趋势注定是不可逆的。即使当下还无法准确判断元宇宙的最终业态,但已经出现了一些确定性的场景,拥有多年技术沉淀的虚拟人便是典型的例子,虚拟主播、虚拟偶像等等已经落地的产品,或许让虚拟人成为元宇宙大版图中率先步入商业化的。

  像冬奥会优雅亲切的虚拟主播、字节跳动投资的虚拟人李未可、乐华娱乐的虚拟偶像女团A-SOUL、万科公司的虚拟员工崔晓盼……此时此刻,无数真真假假的虚拟人正在诞生,大把数据、报告都合力推高了大家对虚拟人的预期。元一资本合伙人安吉拉表示,“以前大家上市要争当某某第一股,这已经out了,现在更流行首推某某行业第一虚拟人。”

  02 虚拟人产业链,投资人更看好谁?

  狂热之下,有一些人便莫名其妙地就挣到了钱。比如一家叫金科文化的公司在今年9月改名为“汤姆猫”。人们把这个名字跟古早的虚拟IP“会说话的汤姆猫”联想到一起,强行把它归为元宇宙概念股。这不没多久,“汤姆猫”公司股价就大涨了50%以上。

  “你去观察最新进来的一批公司就能发现,要么是做游戏失败的团队,要么是做影视失败的团队。他们看到赛道热了,一窝蜂涌进来,但多半都没有认真做虚拟人。”虚拟人“哈酱”的制作方漫福社创始人张嘉敏,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元宇宙概念的火爆让虚拟人出圈,什么人都来,好像什么人都能做虚拟人,但市面上很多IP自称是虚拟人,但质量参差不齐。

  在这“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繁荣市场之下,元宇宙也成了一面照妖镜。镜中不乏聪明的人,也有不少蠢和坏。因为在中信证券的定义中,虚拟人可以分为人格型和实用型,但无论从哪点看都与“人”这个能自主决策的生物不太一样。

  《失控玩家》中叫GUY的NPC,之所以能成为大家向往的虚拟人,是因为他“失控”了,不会像现在虚拟人一般,按规定的范式演绎内容或实现功能,像个“虚拟木偶”。也是因为“失控”,他才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虚拟人”。

  虽然市面上大部分玩家离真正的虚拟人还很遥远,但赛道热、资金多,哪怕现在没有过硬的技术,先入局占位就有成功的机会。截至目前,国内虚拟人相关企业存续数量超16万家。2022年过了不到一个月,虚拟人领域融资数量近百起,融资金额超4亿。

  近期虚拟人赛道核心融资项目

  每当企业画完虚拟人与元宇宙的诱人大饼后,几乎都会特意强调称“当前还处于元宇宙的初级阶段,距离完整意义上的元宇宙可能还要10年以上的时间”。那为什么投资人现在就对虚拟人大手笔频出呢?他们的正向预期差又在哪呢?

  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关于虚拟人的投资方向来看,虚拟人绝不只是一场To C的盛宴,也将是加速To B基建的驱动力。更多的投资人们只认可“基建”项目,一位投资人就表示“买英伟达是有逻辑的,买高通也是有逻辑的,包括买一个VR设备商,如果是全球最大的VR设备加工商可能那也是有逻辑的,但这也只是非常早期的概念”。

  因为纯面向C端的虚拟人,更像是SM、乐华娱乐更擅长做的事,因为有打造明星需要的内容运营、IP运营方面的行业积累。而虚拟人的产业化路径更像To B,其商业化的生命力来自与不同领域的品牌对接,更具商业想象力的价值。不管虚拟人最终的发展形态如何,如何与当下的现实技术和商业增长合二为一,才是正确的路。

  虚拟数字人产业链图谱 资料来源:头豹研究院、华西证券研究所

  可以看到,目前整个虚拟人产业分为上游基础层、中游平台层和下游应用层。在To B战场上,巨头可以采用大水漫灌的平台策略,创业者则更倾向于将业务板块融合,去融入企业业务体验的创新优化,并形成多样化的客户触达新模式。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付出高昂的成本在行业里面淘金,但是人人都需要轻量化的虚拟技术解决方案。比如AYAYI的底层技术,来源于虚幻引擎的创作工具Metahuman Creator。作为当下最火的图形创作引擎,可以让人在几分钟内创建出照片级的数字人类形象。

  在国内,以to B业务为核心的「世优科技」,在广电节目、品牌营销、直播、短视频、教育均有成熟商业化落地;虚拟人制作工具开发商「深锶科技」凭借自主研发CG和AI的能力,在去年获得三轮融资;在2019年6月就完成数亿元A轮融资的「魔珐科技」,不仅能够完成虚拟人打造和运营,还自研了三维AI虚拟人能力平台……这些虚拟人创作工具提供商或是自作团队之所以被给予厚望,用「魔法科技」AI负责人杜子航的话说,就是“虚拟人行业已经有了基本矛盾,是日益增长的高质量虚拟内容的需求,与落后的虚拟内容生产力之间的矛盾”。

  从这个角度来看,能不能追住虚拟人风口并不重要,而是风口到来的时候,是否掌握了它所需要的能力。媒体曾形容英伟达是元宇宙“卖铲人”,因为坐拥算力“垄断”优势的英伟达,无论在云计算、元宇宙或是虚拟人等无数风口下都能赚的盆满钵满。

  元一资本副总裁表示,“除了传统的大家熟知的硬件设备类机会,在元宇宙领域也存在巨大的软件创新机会,面向各行各业都有虚拟化和游戏化的机会,比如虚拟空间的搭建、游戏化的私域营销,都非常有成长空间。”这是因为无论在企业当前的数字化转型场景中,还是未来元宇宙的布局,越底层的基建能力越不容易被新概念替代。

  03 To B淘金,有哪些近忧和远虑?

  对To B的虚拟人企业来说,机会的另一面则是挑战。

  近忧是技术问题,虚拟人的生产是个复杂活。仅技术层面就涉及底层支撑技术(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能力层(3D空间音效、超低延时、人脸对比等)、应用层(虚拟人、内容审核等)和体验层(游戏、社交、虚拟演唱会等)等。很火的虚拟人柳夜熙,其实是由「真人身体+虚拟面部+酷炫特效」结合呈现,只看柳夜熙脸的话,还是能看到她在表情管理上的不足。

  现阶段,与其说是让虚拟人变得更真实,不如说是让虚拟人变得更自然。自然逼真的相处体验、自然地交流方式,背后都要花更长期的时间去不断迭代技术。

  远虑则是虚拟世界数字内容安全问题。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AI换脸的“假靳东”事件,提醒大家需更注重虚拟社交问题,也代表了虚拟人的过分真实出现,会扰乱大家对“人类”的认知,出现“真人假人傻傻分不清”的情况。

  随着虚拟人技术的的发展与成熟,相比现在的互联网生态,元宇宙因为技术进化和融合更多的现实因素,且具有全时性和实时性,其内容形态更多元,牵涉社会和经济关系更复杂,数据更多、要求反应更快速,内容风控的难度和成本也将大大增加。针对元宇宙时代的数字内容风控,需要全新的方案和法规来应对。

  此外,成本也是很多企业头痛的地方。当下无论是硬件的出货量,或是虚拟人落地场景,都很难和市场期待画上等号。不过元一资本合伙人安吉拉对成本并不是特别担心,她认为虚拟人行业也可以用MVP(最简可行产品)来验证可行性,哪怕早期试错失败,也可以从中获取踩坑经验。

  至于在未来这个产业还有多少想象空间,我们不妨让“子弹”再飞一会。

投稿:lukejiwang@163.com
Copyright © 2002-2022 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