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酸灵母公司登康口腔闯关IPO 老品牌难以讲出新故事
发表于2022-06-10 22:08:16
摘要: 原标题:冷酸灵母公司登康口腔闯关IPO 老品牌难以讲出新故事 冷热酸甜,想吃就吃,这是冷酸灵在上个世纪为打开脱敏市场推出的一句广告语。凭借当时

  原标题:冷酸灵母公司登康口腔闯关IPO 老品牌难以讲出新故事

  "冷热酸甜,想吃就吃",这是冷酸灵在上个世纪为打开脱敏市场推出的一句广告语。凭借当时"洗脑"式广告投放,冷酸灵逐渐成为了一代中国消费者的记忆。如今,这家老牌牙膏企业,也跑步奔赴资本市场。

  6月6日,冷酸灵母公司登康口腔向深交所主板递交招股书。本次IPO,登康口腔计划募资6.6亿元,其中2.2亿元用于智能制造升级,3.7亿元用于全渠道营销推广,除此之外还计划建设口腔健康研究中心和数字化管理平台。

  去年以来,牙膏牙刷公司似乎开始了新一轮上市潮。2021年12月,强调“口香”概念的冰泉牙膏母公司环亚化妆品与中信证券签订IPO辅导协议,并在今年5月进入辅导备案考核评估。今年2月,舒克母公司薇美姿在港交所递表,目前仍处于排队中。除此之外,电动牙刷品牌素士科技也在去年11月向深交所创业板发起冲击。今年6月7日,素士科技对深交所的上市审核问询做出了回复,并在次日更新了招股书。

  相对应的是,已经登陆资本市场的牙膏品牌业绩股价双双下滑。其中,“牙膏一哥”云南白药(000538.SZ)年内股价跌了23.32%,市值已经跌至千亿边缘;同样涉足药品和牙膏的桂林三金(002275.SZ)年内下跌也超过23%;国民老品牌的两面针(600249.SH),在亏损-盈利-再亏损的边缘挣扎多年,最新股价只有5.11元,相比18年前的发行价已经腰斩。

  由此带来的疑问是:牙膏公司在资本市场明明缺乏足够的想象力,为何还要扎堆上市?

  01 管理层突击入股

  以国内牙膏品牌来说,登康口腔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公司”。登康口腔前身为重庆牙膏厂,最早可追溯至1939年成立的大来化学制胰厂,距今已有83年的发展历史。

  2001年12月,重庆牙膏厂作为主要发起人,联合重庆百货、机电集团、化医集团和新世纪百货共同成立登康口腔。2018年6月,登康口腔启动混改,最终在2020年1月引入温氏股份(300498.SZ)全资子公司广东温氏投资作为唯一战略投资人。登康口腔自2001年设立时就有上市的想法,并在2002年曾进入A股上市辅导期,但因多种原因至今未能实现。

  IPO前,重庆市国资委下属轻纺集团直接持有登康口腔79.77%的股份,为控股股东。温氏股份通过温氏投资持有登康口腔8.1%的股份。

  2020年3月,登康口腔通过增资扩股,引入了两个核心骨干持股平台本康壹号和本康贰号,分别持股4.89%和4.93%。本康壹号和本康贰号均由本康管理出资设立,同时本康管理还是两个持股平台的执行事务合伙人。

  如果说,本康壹号和本康贰号是核心骨干持股平台,本康管理则完全掌握在登康口腔的管理层手中。三名自然人股东分别是董事长邓嵘、总经理赵丰硕和财务总监王青杰。

  邓嵘现年55岁,是登康口腔的灵魂人物。1990年,当时还是重庆牙膏厂的登康口腔为推广冷酸灵牙膏,组建了销售团队,吸引了23岁的邓嵘加入。加入重庆牙膏厂三年后,邓嵘就由于在江西和浙江突出的业绩得到提拔,进入核心管理层,开始负责全国市场销售。

  2001年,重庆牙膏厂完成股改,邓嵘也进入到新成立的登康口腔工作,在2012年之后一直担任登康口腔董事长。

  自2019年以来,登康口腔多次现金分红。2019年至2022年累计分红3.34亿元。要知道登康口腔2019年至2021年归母净利还不足3亿元,如此分红规模,可以说得上是大手笔。

  在今年4月底,登康口腔完成了2021年度股利分配,现金分红约1亿元,是目前为止分红最多的一次,占其当年归母净利的比例约85%。

  02 缺少新故事

  随着社交电商爆发,国货正在焕发新的生命力,牙膏品牌也不例外。

  2019年,出身蓝月亮的日化老兵程英奇推出了主打“口香”概念的冰泉blispring牙膏。除了美白、护龈等基础功效,冰泉牙膏开创了花式口香的口腔体验,推出了口香糖味、奶茶香、冰淇淋味等味道的牙膏,一度在小红书、抖音等平台成为爆款。

  成立至今不到三年,冰泉牙膏已经拿到三轮融资,投资方包括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百度风投、华颖投资、碧桂园创投等。

  登康口腔也尝试走年轻化路线。2021年4月底,登康口腔牵手火锅品牌小龙坎,推出了火锅口味牙膏;2021年7月,登康口腔签约老牌歌手腾格尔为“治愈大使”,推出新品猫爪刷,搭配魔改版的《天堂》MV,凭借这种“跨次元”营销一度成为网络热点。

  但是这种短期的爆款,并未打破登康口腔的基本盘。

  2019年至2021年,登康口腔的营收分别为9.44亿元、10.30亿元和11.43亿元,每年增幅在1亿元左右。这三年间,登康口腔净利润约2.77亿元。

  登康口腔的大部分收益都来自牙膏。2019年至2021年牙膏业务在营收中占比一直在85%以上。其中核心品牌冷酸灵,在抗敏感牙膏细分领域拥有60%左右的市场份额。这一细分赛道的玩家主要包括舒适达、云南白药、舒客等。

  登康口腔的核心品牌冷酸灵,毛利率在42%左右,而儿童牙膏品牌贝贝乐毛利率接近60%。不过,儿童牙膏营收连续两年增长后,在总营收中占比只有6.5%左右,而成人牙膏占比在80%上下。这也导致,2019年至2021年,登康口腔毛利润由不到4亿元增长至4.8亿元左右,但综合毛利率并无太大增长,一直维持在42%左右。

  除此之外,登康口腔的高单价产品和服务如电动牙刷、口腔医疗与美容护理等新品类在营收中占比更低,2021年累计营收占比仅有1.36%,短时间内很难成为登康口腔的业绩重点。

  登康口腔最主要的销售模式是经销商模式。2019年至2021年,经销模式在总营收中的贡献一直在八成以上。

  2020年以来疫情倒逼线上经济爆发,登康口腔的电商收入也逐渐扩大。2021年,登康口腔电商收入大涨约70%,在总营收中占比达到13.17%。而且,登康口腔的前五大客户中首次出现了京东和天猫的身影。

  本次IPO,登康口腔募资最大的用途也是加码电商。登康口腔此次IPO登康口腔欲募资6.6亿元中,有一半以上的募资款将用于全渠道营销网络升级及品牌推广。

  无论线上线下,登康口腔的销售离不开真金白银推广。2019年至2021年,登康口腔广告宣传费接近2亿元,其中2021年由于疫情导致原定广告未能拍完,才大幅削减了广告费用。除此之外,登康口腔还有大笔的促销费用,三年累计超过2亿元,且逐年增加,仅2021年一年就达到1.15亿元。

  与销售费用相比,登康口腔在研发上的投入明显“吝啬”。2019年至2021年,登康口腔在研发上的投入不足1亿元,与推广费相差甚远。

  03 牙膏上市潮

  自去年起,多家牙膏及牙刷公司纷纷扣响IPO大门,让市场猜测:是否新一轮上市潮正在来临。

  2003年左右,国产牙膏行业曾经迎来一波资本热潮。当年,云南白药推出了云南白药牙膏,主打中高端市场,逐渐成为行业龙头。2021年云南白药总营收364亿元,其中牙膏业务运营主体云南白药集团健康产品营收59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约16.2%。

  2004年,成立10年的两面针上市,却上市即巅峰。此后多年以来依赖投资收益调节业绩,从而规避退市,成为A股的“不死鸟”。2021年两面针营收7.2亿元,虽然没有再度亏损,但归母净利同比下滑85%,只有866万元。其中,以牙膏为主的日化产品营收接近6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超过80%。

  从目前已经递表的2家牙膏企业来看,此时上市,融资不是首要问题。

  登康口腔没有有息负债,甚至还有闲钱进行债权投资。截至2021年底,债权投资约为2亿元左右,同时还有29亿元货币资金在手,足以覆盖全部4.5亿元左右的负债。

  既然不缺钱,登康口腔为何急于上市?业绩增长进入瓶颈期或许是关键之一。2021年登康口腔经营现金流只有7300万元左右,相比上年几乎腰斩。与此同时,登康口腔存货在2021年增长20%至1.65亿元。

  舒克母公司薇美姿同样没有有息负债的压力,其负债主要是贸易应付款,截至2021年底,共4.55亿元左右,同期在手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超过5.4亿元。薇美姿同样存在存货压力,2021年前三季度存货周转天数为89.3天,相比2019年约延长了5天。

  现阶段,资本市场对日化股并未释放太多热情。对于希望解决业务瓶颈的登康口腔来说,上市就能安枕无忧了吗?

投稿:lukejiwang@163.com
Copyright © 2002-2022 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