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万亿新市场,华为重仓数字能源
发表于2022-04-22 16:08:30
摘要: 原标题:进击万亿新市场,华为重仓数字能源 正如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华为数字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总裁侯金龙所言,智能化、低碳化是未来三四十年的两

  原标题:进击万亿新市场,华为重仓数字能源

  正如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华为数字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总裁侯金龙所言,“智能化、低碳化是未来三四十年的两大确定性发展趋势。智能化需要数字技术,低碳化离不开电力电子技术,全球能源产业正从资源依赖性走向技术驱动型。”

  如此,双碳目标大背景之下,一个融合了数字技术和电子电力技术的万亿级产业——数字能源应运而生。当前各大公司都在加速进入数字能源产业,华为作为科技巨头,也在重仓。

  碳中和下的能源业务

  在能源领域,华为并不是一个“新兵”。2011年,华为成立了网络能源产品线,将光伏、数据中心能源、站点能源等作为能源部分的战略方向。

  由于之前的积累和经验,2012年华为在进入光伏逆变器市场后,仅用了两年时间,出货量就跃居全球第一。据伍德麦肯兹发布的2020年全球光伏逆变器供应商市场排名,华为的出货量已占全球的23%。

  2020年5月,华为网络能源更名为“华为数字能源”。从“网络能源”到“数字能源”,两字之差,差在哪里?究竟什么是数字能源?

  根据华为数字能源的解释,能源数字化就是引入联接、AI、大数据、IoT等数字化技术,将电力电子技术与数字技术创新融合,在瓦特流基础上加入比特流,用比特管理瓦特,实现全链路的互联化、数字化和智能化协同,让电力生产效率、运维效率、能源效率最大化。

  比如,陕西移动西咸预制模块化数据中心,采用华为间接蒸发冷却解决方案,最大化利用自然冷源(全年10个月),功耗相比冷冻水方案降低50%以上,节水40%以上。10年周期可省电近6,000万度,节水超40万吨,降低碳排放2.7万吨,相当于种树3.7万棵。

  陕西移动西咸预制模块化数据中心

  一年后,华为数字能源公司成立。

  对于选在去年成立数字能源公司的逻辑,华为数字能源提到了两个关键要素:碳中和的时代背景以及客户需求。

  前者是大势,大势之下,绿色低碳转型就成了企业的必经之路。在企业必经之路上,华为数字能源要做的就是那个“卖水人”。

  华为数字能源认为,实现碳中和的关键路径,一是发电侧的低碳化、清洁化,尽量使用清洁的能源实现发电;二是用电侧电气化,通过把我们的出行改成电动化,用油变成电气消费,减少碳排放;三是未来通过数字化、智能化,提升整体的能源效率。

  不过在这些原因以外,还有一个来自华为自身的不容忽视的事实就是:在数轮外部制裁之下,原先高歌猛进的华为消费者业务戛然而止。

  2020年二季度,华为在全球高端手机市场还有高达20%的市场份额,仅次于苹果。然而到了2021年,华为销量同比跌去68%。2021年华为收入下降28.6%,只有6368亿元。

  华为必须找到新的收入来源,弥补手机下滑造成的损失。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指出,2022年华为在战略上将坚持聚焦ICT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领域,通过产业子公司和军团的试点运作,快速满足客户需求,创造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

  据钛媒体App了解,华为数字能源目前约有6000名员工,研发员工占比60%,在中国、欧洲、亚太等地设立了12个研发中心,拥有1600多件专利(截至2021年年底),目前华为数字能源业务呈现稳健增长态势。

  数字能源正是绿色ICT基础设施的关键助力,抓住这个机遇,或许数字能源业务能够成为新的增长点。

  “重仓”数字能源

  当下,华为也在“重仓”数字能源。

  为什么这么说?从最近的一些动作不难看出端倪:

  2021年6月7日,华为数字能源业务独立,成立华为数字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从去年10月至今陆续成立的十五个军团中,有多个与数字能源业务相关。

  对此,外界普遍认为数字能源业务将会成为华为增长的新动能之一。在3月份,华为公布的最新年报中也确实显现出了这一趋势:2021年华为数字能源业务板块增长超过30%。

  虽然华为并未公布具体营收计划,但从去年军团成立大会现场公布的智能光伏、数据中心能源两大军团未来两年的收入目标来看,也能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智能光伏军团业绩目标是2022年收入200亿元,2023年收入300亿元;数据中心能源军团业绩目标则是2022年收入150亿元,2023年收入225亿元。按照这个目标,也就是说今年数字能源的智能光伏、数据中心能源两个板块将为华为贡献约350亿元的收入。

  在2021年业绩发布会上,华为数字能源的业务略有调整,模块电源调整为“嵌入式电源”,并在原基础上增加了“综合智慧能源”。目前,华为数字能源业务主要包括智能光伏、数据中心能源、站点能源、智能电动、嵌入式电源以及综合智慧能源等板块。

  从设置的这些业务板块来看,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它要做的数字能源是面向企业及行业客户提供清洁发电、交通电动化、站点能源、数据中心能源、嵌入式电源等产品和解决方案。通过这些产品,华为要走向与能源相互链接的每一个细分产业、每个行业,走向与家庭密切相关的能源供需、交通出行等方方面面。

  智能光伏板块,是业内对华为能源业务最为熟悉的板块之一,旗下的逆变器业务销量也是全球领先。但光伏逆变器显然不能满足华为在光伏领域的野心。储能与光伏天生就不可分割,也是光伏发展后的必然延伸。

  就在数字能源独立后不久,凭借着在光伏领域多年的铺垫和技术积累,华为数字能源就与山东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签约沙特红海项目。

  据官方介绍,华为数字能源将向红海新城提供光储整体解决方案,包括1300MWh储能、400MWp光伏等。该项目建成后将可满足百万人口的能源需求,红海新城将成为全球首个100%光储供能城市。

  对于能够拿下全球最大的储能项目,华为数字能源将其归结为两个原因,一方面,华为的技术可以解决客户所关注的问题。比如大型光储独立组网安全稳定运行的问题,以及供电成本的问题。据钛媒体App了解,华为数字能源光储整体系统生命周期度电成本低于10美分。另一方面,能为客户带来更多的价值,比如交付周期短、生命周期内维护更换简单、分布式温控技术,保障储能更长寿命以及做到储能系统的主动预警,主动安全。

  财通证券预计,到2030年新型储能装机规模有望达到150GW,根据2小时配置时间测算,全面市场化储能空间将会超过1.2万亿元。

  巨大的市场空间下,华为数字能源将加速推动光伏成为新型电力系统的主力能源。因为储能系统在新型电力系统的“发、输、配、用”各个环节无处不在,起到“蓄水池”和“调节器、稳定器”的作用,并且从原来的备用系统成为主用系统,保证电网的安全、稳定运行。电化学储能是目前具备普适性的储能技术,但是电池不等于储能系统。储能系统是融合了电化学技术、电力电子技术、数字技术、散热技术、甚至AI技术构成的整体系统,用电力电子和数字技术的可控性来解决电池的不一致和不确定性,保障储能系统的效率和安全。

  除此之外,在数据中心能源领域,中国联通中原数据基地采用了华为iCooling方案,实现了能效的全局优化,有效降低数据中心PUE,每年节省电力约832万度;站点能源领域,华为和杭州移动、移动设计院共同打造了“智慧超级站”,实现1柜替6柜及叠光叠储,每站每年节省用电58%,降低碳排放8吨。

  当然,能源数字化对ICT行业来说,除了可以反哺其他行业的技术能力之外,还可以满足极快的自身减碳需求。比如,在深圳福田区,正在建设中的华为数字能源安托山基地将被打造成“光储直柔”近零碳园区。

  进击万亿新市场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20年,数字产业化规模达7.5万亿元,占GDP比重7.3%;在能源方面,2014-2020年我国能源消耗量已经占据了全世界的20%以上。

  也就是说,两者交叉衍生出的数字能源将会成为一个万亿起步的市场,因此在华为大举进攻数字能源领域之际,其他企业也嗅到了行业变化的信号。

  比如,2022年中兴通讯成立数字能源经营部,整合现有的电源、储能、IDC(数据中心)和能源管理等产品,向能源行业全面渗透;同一年,工业富联也新成立数字能源相关部门;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中国石化、国家能源集团、中国能建、国家电投等一众能源央企也已纷纷组建了专门的数字化公司。

  面对行业加速扩容,华为数字能源认为,自己的独特价值是将30多年长期研发投入积累的数字技术与电力电子技术。

  对于未来的发展,他们也特意强调了“开放”,这也是近三年华为财报会议上提及频次最多的词语之一。

  什么是开放的生态策略?即硬件开放、软件开放、与产业多层次合作。具体来说,硬件开放就是坚持Inside战略,核心硬件产品/模块可以采用ODM、二次开发/被集成等多种方式提供给合作伙伴;软件开放则是打造开放的能源管理云。

  华为郭平在2021年年报中展望,面向未来,华为将沿着数字化、智能化、低碳化方向前进,持续加大投入,依靠人才、科研和创新精神三要素,力求实现技术底座的重构。

  一切才刚开始,数字能源究竟能否成为华为突围的新利器,答案还需要继续等待。

投稿:lukejiwang@163.com
Copyright © 2002-2022 鹿科技